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帅童子的博客

友好平台,相互交流,看中就拿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借种  

2016-11-28 21:21:26|  分类: 品味生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清音《原创:借种》

一组木质感精美边框 - 绝岭苍松 - 绝岭苍松


        

  

借种

 本博常用精典分隔线 2 - 浪漫人生 - 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序言:无庸质疑,这是发生在我身边的故事,故事的主人翁都是我父辈的人,现在 均已作古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2009年7月24日晚18时许,清平村八十岁的胡广林老伯不幸谢世了,尽管他在世之时和其他两位主人公有些风流逸事流传,但无论同辈和后辈对三人都很尊重,没有丝毫鄙薄之意。 

        说起来这已是1962年冬天的事了, 那年冬月的一天早晨,清平村供销合作社26岁的店员戴良让同事小谢在店里照顾顾客,他在邻居家借了一副木爬犁,准备上山砍点引火柴。其实,农村根本就不缺引火柴,他成天在店里太憋闷,想进大山里散散心倒是真的,清平村地处大山里,离县城(当时尚未建市)四五十里地,出门就上山,小伙子天还不太亮就出发,走了二十多里地(割柴用不着走那么远,他就想进山里玩玩 ),累了,他坐在一个树墩子上休息,一会儿看见 两只狍子一起一伏地在林间飘过,尽管在跑,但就象飞翔一样,是那样的伶俐、那样的轻盈,简直太美了。片刻,他又听到“咕~咕 ”的公野鸡唤母野鸡的叫声。时间还早,索性多玩一会儿,不知不觉,竟快到中午了,他开始割柴,才割了5捆半柴禾,迎面走来了一只狗,他想,这是谁家的狗呢,怎么见了我恶很狠的,两眼直冒凶光,  莫不是狼吧?想到此,他的脑袋变得比柳斗还大,“吗呀”一声,撒鸭子就跑,他一跑,狼放心了,知道人怕它了,奋蹄就追,戴良慌不择路,被树楂子拌倒了,狼也赶到了。这只狼张口照着他的屁股就咬,疼得他妈一声爹一声地叫唤,心想,这回我可死定了,泪水哗哗直淌。就在这紧要关头,只听一声枪响,老狼倒下了。接着,过来了两条狗,他一看是猎户胡广林的大黑和超虎,随后,胡广林也跟过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见此情景,戴良放声大哭。胡广林安慰了一通,便砍了四个长棒子绑在爬犁上,把柴禾铺好,将自己的老羊皮袄脱下铺在柴禾上,将戴良和老狼放到爬犁上,脚步不停地拉回了家里。  

原创:借种 - 清音 - 清音

 

      二

  因为戴良家在磨刀石公社,坐火车还得近3个小时才能到,更何况还得坐马车走四五十里凸凹不平的山地车才能到县城,折蹬不起。而胡广林家又挨着合作社,靠村边,理所当然,应该在胡家休养。

  虽然戴良屁股被老狼咬了一口,好在没碰到筋骨,村卫生所赤脚医生开了一周点滴的药水和消炎药,并说:只要加强食补,就会慢慢地好转。当晚,老胡就将养了三年的老母鸡杀了,炖了鸡汤,让戴良吃鸡肉喝鸡汤,那时农村的生活根本就不富裕,戴良感动得几乎天天热泪盈眶,心想,就是亲哥们还能怎样啊!况且胡嫂人算不上漂亮,然而心地也善良,不但喂水喂饭,端屎端尿,怕我寂寞,白天还经常陪我唠家常。

  这使得他得知,胡嫂名字叫金英,她也很不幸,嫁到胡家已经四年,始终没能给胡家生下子女,而胡家单传已历三代,全家人都很着急,盼子心切。家住后趟房的公婆带着小姑子单过,但老两口每天都过来,然而,婆婆不给好脸子,公公老念叨:养个母鸡不下蛋,还养它干啥。闹得没法,两口子到医院检查,结果,毛病出在胡哥身上,全家人才无话可说。不过,人人心上都象压了一块石头,沉甸甸的,就是高兴不起来,如果他们有个男孩子该多好哇!

       胡广林和金英一见到别人家的媳妇生了孩子,就非常羡慕,相互感叹地说:

“我家要是有个孩子就好了,不至于天天过得这么沉闷。”尽管戴良很同情这一家,却感到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   戴良康复后,与胡广林焚香磕头拜兄弟,胡广林33岁,长戴良7岁,为兄,28岁的金英为嫂,26岁的戴良为弟,发誓今后有难同当、有福同享。

       三


美的令人心醉 - 红叶 - 红叶博客


        在戴良养伤期间,金英的婆婆几乎天天到儿子家去,每次进屋都看见儿媳妇坐在屋地中央的一把木椅子上和戴良闲聊。她很不满意,心想:都是有家有口的人了,孤男寡女整天在一块粘粘糊糊的,能有什么好事?但二人 并未出格,何况儿子让儿媳照顾好这位新结拜的弟弟,她也不好说什么,只是去得更勤了。

        一天,她忽然觉醒:他俩处出感情不是更好吗?有了孩子也是老胡家的,上哪找这样的好事呀?于是,她不再去儿子家了,但仅过了两天,戴良伤好了,搬回了供销合作社。老太太很后悔,感到自己楞把一场好戏给搅了,好在儿子每次打回猎物都请这位弟弟到家喝酒。但她仔细观察,却未发现媳妇和戴良有何异常,她着急了,怎么办?当妈的哪有主动找绿帽子给儿子戴的,但啥事也没有无后的事情大,无法,她决定先跟儿子谈一谈,先把儿子的工作作好。没想到母子俩一拍即合,竟说到一块儿去了。原来胡广林也有此意,但无法向媳妇开口,凭自身的能力是一辈子也生不出孩子的,只能借种。妈妈说:“只要你同意,这事就好办,剩下的工作我来做,不过,这事只能咱俩和金英戴良知道。”胡广林同意了母亲的意见。

      一天,早饭后,婆婆端了二十个咸鸭蛋来到儿子家,见金英正在外屋地用大木盆洗衣裳,便说道:“我给你们拿几个咸鸭蛋,招呼小戴一块儿吃吧。”“又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儿,找他干啥?”

      “嘿!咱还有大事要求人家呢?”

       “都是自家兄弟了,什么求不求的?”金英边用搓板‘呼嚓呼嚓’地洗着衣服边说道。

      “ 怪我养得儿子不争气,使老胡家至今也没留下一儿半女的,都叫人家笑话透了。背地里还不得说咱祖辈没做好事,才断子绝孙的。”

      “妈,你怎么没老倒先糊涂了,戴良又不是你的亲生儿子,人家能帮什么忙啊!”

       “金英啊,你非得让妈把事给你点透吗?我和你爹到了不能动瘫的时候,有你们侍侯,你们老了靠谁呀?”

       金英默然无语,脸色凄然。

      “这事我和广林也商量了,他也同意,实在是没办法,咱也不是不正经人家,为了留后,我只能拉着老脸造了,孩子,为了这个家,你就破破例吧,妈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 金英仍然默然无语,脸色更加凄然。

      婆婆又说了一大车的话,只说得口干舌燥。之后,用失望而又哀愁的眼神呆视着儿媳妇,慢慢地摇了摇头,转身走开了。刚走出门口,背后就传来儿媳妇呜呜的哭声,婆婆尽管也很辛酸,但她却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


[原创][古风]游贵阳十里河滩 - 玉树临风 - 黔老鼠——玉树临风


      冬日天短, 晚饭后,胡广林夫妇就上炕躺到了被窝里,胡广林看到妻子哭得红肿的眼睛,心里很难过,想安慰她几句,一时语塞,却不知说什么。金英搂着他的脖子呜呜咽咽地又委屈地哭开了,她抽抽嗒嗒地说:“ 

人家老爷们见自己的娘们被人欺辱了,都能拿刀捅了对方,连命都不要了。哪有你这样的,老婆守本分还出毛病了 ,主动往人家怀里送,叫我以后怎么见人?”

      “嘿!再有一点办法也不能这么做呀,就因为救了戴良一命,便求人家做不体面的事儿,也不够哥们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咱不会要一个孩子吗?”

       “ 狗皮贴不到羊身上,再说,又上那要去呀?这事儿就委屈你了,有个儿子不但能延续香火,还可以防老哇。你还记得老谢头临死的事吧?老谢头光棍一人,一辈子无儿无女,那是去年正月初八的半夜,老谢头不行了,屋里也没别人照顾,他声嘶力竭地喊邻居——生产队长王金宝的名字。直到最后两声才将王金宝喊醒,那声音特别悲凉、凄惨,听了非常渗得荒。王金宝急忙穿衣到他家一看,只见所有的窗户玻璃都砸碎了,门半开着,被子一半在炕上,一半拖在地上。老谢头穿一件破旧的单衣趴在地上,做出向前爬动的姿势,被玻璃划破的右手沾着血、向前伸展、做出要抓东西的样子,见到了王金宝,他发自肺腑地说出了一句:“我白托生了一回人呐!”头一歪,断气了。还有后街的王奶奶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 “快别说了,怪吓人的。”停了一会儿,金英撒娇地说:“要是戴良答应了,你以后可不能拿下眼皮看待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能呢,我感谢还感谢不过来呢,你是为老胡家作出牺牲,我哪能不知道好歹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 那就好,其实也不单单为胡家,也涉及我个人的老年生活没着落,真是没法子。”

原创:借种 - 清音 - 清音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明白就好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唠了一会儿,夫妻俩搂抱在一起,一番风雨之后,睡着了。

美景美人图 - 清音 - 清音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

  第二天,胡广林在山上打了一只野鸡和野兔,晚上相约戴良到家里喝酒。金英将侍弄好的野鸡和野兔剁成肉块,在铁锅里倒了豆油,将肉块放到锅里、加上佐料,进行生炒。炒熟之后,先盛出一盆留给公婆,又盛了一大瓷盆,端到了桌子上,两盆都是满满的。酒是戴良从供销社买来的两瓶‘醉八仙’,正宗的好酒。三人坐下就开喝,戴良惊讶地说:“想不到嫂子还会喝酒,以前我咋没发现呢?”“你嫂子一般不喝,真喝起来你不一定能喝过她。”胡广林说道。

     “真的吗,嫂子?”戴良用惊讶而又不太相信的眼光侦视着金英。

       金英笑着说:“来吧,弟弟,今晚上嫂子高兴,舍命陪君子,你就敞开造吧!”

     “嫂子真敞亮,我不但有个好哥哥,还有个好嫂子,老弟我福分不浅呐。哥、嫂子,小弟说一句话,之后,先干了这一杯。无论啥时候,无论哥和嫂子,谁喊一嗓子都好使,只要用着弟弟,只要我能做到的,坚决照办,决不推三阻四的。”戴良话音刚落,一仰脖一杯酒下了肚。

     “好弟弟,我们两口子没有白和你结交一场,就冲弟弟这句话,我俩也把这杯酒干了。”胡广林说着和金英共同举杯也干了。这酒还未经情感的酝酿过程就掀起了高潮。

       喝了两杯,胡广林忽然想起,忘了给老人送野味了。连忙说:“金英啊,你陪弟弟先喝着,我给爹妈送野鸡兔肉去。”

      “哥,你快去快回,我们等着你。”

      “不用等 ,你嫂子一定能陪好你,又不是外人。”

      “别管他,咱喝咱的。”金英说着,又给戴良和自己斟满了一杯,“来,弟弟,今生嫂子能认识你这个弟弟特高兴,这就是缘分,来,咱姐弟俩单喝一个。”  “好!没想到和嫂子喝酒这么痛快。”

       两人一碰杯,又一杯酒下了肚,相互都有七、八分醉。吃了几口菜,唠了几句闲嗑之后,金英乜斜着眼瞅着戴良问:“还喝不喝了?”戴良用有些发硬的舌头说:“嫂子能喝我就喝。”

       就在这时,后窗传来小姑子的声音:“嫂子,我哥喝多了,在我们家里睡下了,你不用留门了。”

    “知道了。”金英回答了小姑子的话之后,对戴良说:“人生难得几回醉,今晚咱姐弟俩就醉它一回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 酒桌上女人如果叫阵,男人则百分之百地迎战,宁肯把自己喝得唏哩哗啦也不倒架。

        金英尽管喝得醉熏熏的,但头脑却很清醒:“弟弟,嫂子是不是个不正经的女人?”

       “嫂子,你怎么说话呢?谁要这么说你,弟弟就敢和他拼。”戴良愤怒地瞪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“这话不用别人说,”金英的眼泪流了出来,“嫂子的命苦哇,找了个男人没有生育能力,将来绝后不说,到了动不了了的时候,连个端一碗凉水的人都没有,可咋办呢。”说到了伤心处,金英放声大哭。戴良连忙走到她身边安慰她,而金英抱住了他、趴在他肩头上,呜呜呜地哭声不止。哭得戴良心里也很难过,不由得也落下泪来,他关切地拍着金英的后背说:“嫂子,别哭坏了身体,真的就没有办法了吗?天无绝人之路,只要弟弟能做到的,一定义不容辞。”


      

 杜鹃争春!【唯美组图】 - 纳兰容若 - 纳兰容若


    女人的眼泪是取得事情成功的杀手锏,男人会百分之百地栽倒在锏下。

      “真的吗?”金英从他肩上抬起了头,拿毛巾擦了擦眼睛,不相信地问。

      “真的。”戴良诚恳地回答。

      “和嫂子合房你不委屈吗?”

       “啊!那怎么能行呢,我哥救了我一命,我怎么能那么缺德呢,有言道:能穿朋友衣,不占朋友妻。你是我嫂子,这事就更不成了,不讲义气的事弟弟不能做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我就知道你不会做的,嫂子也不勉强你,你认为是不讲义气,其实,你是成全哥哥嫂子,不行就算了,就当我啥也没说,咱们还是好姐弟。”

      “我哥是啥意思?”

      “我的傻弟弟,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?他不支持,借给我两个胆子,我敢吗?”

      “有言道: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。哥哥救命的大恩大德,小弟永世难忘,嫂子,我同意。”

     “可爱的弟弟,我们全家人都会感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六

          拾掇了桌子之后,已经大半夜了,金英插上了大门,两人放下被子,解衣改扣,脱得一丝不挂钻进了被窝   ,本来,金英长着一张扁平的脸,并不出奇。只是那两只大眼睛时常闪露出若有所思的目光,确有几分令人着迷的魅力,实实在在地说,她只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农家妇女。然而,当她一丝的身体展现在戴良的面前时,却使他惊呆了。强健的粉红色的肌肤、坚挺而又丰满的双乳、宽大而有弹性的臀部,都充分显示出这位女性的成熟和精力的旺盛;都说女性身体散发出的淡淡的清香会使男人深思遐想,而这位女性身上的肉香却象火焰一样灸烤着戴良,使他昏昏欲睡。她象一个吸引力极强的磁场,吸引着戴良不得不就范。这和他的小巧玲珑的妻子难以相提并论。男女之间的眷恋,决非只靠精神和思想,形体也是不可分割的重要的组成部分。戴良怀着十分尊敬的心情对金英缠缠绵绵,体贴眷顾,充满了柔情蜜意。使金英感到特别舒适、十分畅快。金英兴奋地抱怨道:“想不到你小子还挺坏的,倒象个情场上的老油子,哪象你大哥三下五除二,完事就象死狗一样躺在一边睡着了。”二人经过一段情感升温之后,开始了一场狂风暴雨般的宣泄,情感也日益加密。


杜鹃争春!【唯美组图】 - 纳兰容若 - 纳兰容若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七

       第二年的七月份,金英生下了一个小女孩,胡家人尽管很高兴,但却感到美中不足,扎辫的虽好,但终不如带把的管用。好在戴良和金英已经如漆似胶,又做得非常机密,外人根本就不知道。第三年的冬季,金英又显怀了,不知是男是女,当然,胡家渴望能生个男孩。然而,戴良却掉转工作、回磨刀石镇兴光村供销合作社当店员了。即使是女孩,也得认命了。真是苍天不负有心人,第四年的夏天,金英终于为胡家生了个大胖小子,圆满地完成了借种传宗接代的使命。

       十五年过去了,这事被当事人捂得严严实实。但事情往往就是如此,别人不说的事,当事人自己憋不住就会说出来。一天中午,胡广林两口子因琐事大打了一场嘴仗。事后,金英感到非常委屈,就找到了她的一位干姊妹诉苦,她叙诉了事情经过之后,说道:“其实,我对老胡家是立了大功的,就是说不出口哇。”“对我还不能说吗?”干姊妹问。金英终于憋不住,说出了“借种”的经过,她的干姊妹并没有给她保密,把事儿就给传出去了。后来,戴良一次回清平村,合作社店员小谢(应叫老谢了)请他喝酒,他喝高了,乜斜着眼睛说:“胡...胡广林的两个孩子是他的吗?那都...都是我...我的 。”

       尽管此事全村人都知道了,却谁也没感到有什么不妥。胡广林和金英也没觉得丢了多大的人,因为有的女人为了生个好脾气的儿子,还特意与村里脾气好的爷们借种,果然生了个好脾气的孩子。这样的事在当时的农村似乎都很正常

 电脑技巧

 手机微信

 精美音画

精美边框


 天帅 - 天帅QQ空间

代码

集锦

 博客素材

  生日素材

  PS教程

日祝

动态图片

景物图画

任物图片

  Flash素材

人体艺术

卫生

保健

居世家电

人生感悟

免抠图片

播放器

点击本站更多精彩天帅童子的博客

在线工具

 人景flash

 音乐舞蹈
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